首页 > 房产 > “金三银四”哑火,4月杭州二手房成交不足4000套,租赁市....

“金三银四”哑火,4月杭州二手房成交不足4000套,租赁市场更是…

[2022-05-05 09:41:51] 编辑:鉴古论今 点击量:24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记者:尹琪慧“金三”成色不足,“银四”更显惨淡,根据杭州我爱我家市场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杭州全市二手房成交套数约3950套,不足4000套,环比3月份4500多套跌幅超过10%,整体成交量依旧处于低位。三四月份的成交量相加,还不到8500套,而去年3月仅单 .....

记者:尹琪慧

“金三”成色不足,“银四”更显惨淡,根据杭州我爱我家市场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杭州全市二手房成交套数约3950套,不足4000套,环比3月份4500多套跌幅超过10%,整体成交量依旧处于低位。三四月份的成交量相加,还不到8500套,而去年3月仅单月的成交量就有11534套。今年“金三银四”,杭州市场哑火了。

1

自去年9月份跌破“5000套”后,杭州二手房的月成交套数就一直在4000套左右徘徊,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超过半年多。

从单月成交数据看,“卖得最好”的竟然是3月份的4500多套,去年10月不足3000套,今年2月份更是只有“1字头”的成交套数。其实,不仅仅是杭州,从3月份疫情反复以来,人员流动受到较大影响,居民置业信心仍处在缓慢恢复期,全国大部分城市的二手房市场都处在调整阶段。

据统计数据显示,4月南京二手房成交共6040套,比3月的5947套环比涨1.56%。但该成交量还不到去年4月的四成。另外,根据北京中原研究院的统计,截至4月28日,4月北京二手住宅累计成交13170套,环比下降约两成。深圳市官方平台数据显示,4月深圳全市二手商品住宅成交套数1860套,环比3月1117套上涨66.5%,但仍未触及2000套大关,仍处历史低位。

2


市场成交结构中,杭州商住两用的公寓一直以来在二手房市场中也占据着一定的位置,4月份商住两用公寓成交增涨趋势有所上升,数据显示,4月商住两用公寓成交占比约12%,环比上升0.13%。

“金三银四”哑火,4月杭州二手房成交不足4000套,租赁市场更是…

4月份二手住宅成交TOP20,基本上以次新小区为主,也有如古荡新村、德胜新村这类市区“老破小”。排名前三的都是总户数超过3000户的大体量小区,分别为广厦天都城、保利东湾、金地自在城,成交均价分别为18482元/㎡、25318元/㎡、44525元/㎡。

“金三银四”哑火,4月杭州二手房成交不足4000套,租赁市场更是…

广厦天都城实景图源:杭报房产

广厦天都城位于临平星桥,位于地铁3号线黄鹤山路站周边,2001年,广厦拿下星桥7000亩地,以“天都城”命名的这个超级大盘开始进入人们视线,较新组团是沁源公寓和滨沁公寓,当年的“万人摇”项目,直线距离黄鹤山路站地铁口约六七百米。

保利东湾则是下沙沿江的大盘,户型面积有约50㎡的一室,也有大于200㎡的大户型,能满足大部分地缘性购房者的居住需求,从中介小哥处了解到,不少购房者会选择同小区置换,“先买的小户型,有钱了人口增加了需要大的就卖了重新卖小区里的大户型。”

“金三银四”哑火,4月杭州二手房成交不足4000套,租赁市场更是…

翡翠城梧桐郡交付实景图

上榜小区中,像盛世嘉园、翡翠城、竹海水韵、闲林山水都是闲林板块的商品房小区,4月共成交30套,未来科技城刚需购买力依旧强劲。

3


不仅是二手房市场,杭州租房市场也十分“惨淡”。

“年后原本是租房市场行情反弹的时期,除了来杭州工作的,还有毕业生先头部队出来实习的,好的贵的、差点的便宜的都很好租,而且租金也能相对年底淡季租得高。”上城区某品牌经纪人门店小张说道。“大家都按照往年的经验操作,过年前手里的托管房大多都跟租客签的短租合同,租期1-3个月的那种。

所以,合同都集中在三四月份到期了,我们现在有一大批一室、两室的整租处于空置状态。”小张补充道。空置时间越长,亏损就越多,而这类托管给平台的房源,亏损是由收房的经纪人承担的。

“金三银四”哑火,4月杭州二手房成交不足4000套,租赁市场更是…

德胜东村实景图/张向芳

我们在走访过程中就碰到这样的情况,小张的同事小项3月份以4500元/月收了一套小两居,一年付给房东10个月租金,折算后实际月租金3750元/月。小项以4500元/月在平台上挂出,但挂了1个月仍未出租,带看少得可怜。

为防止继续亏损,该房源先调价至4100元/月,后又降至3800元/月,最终,承租人砍价200元,该套房以3600元/月出租,并给了1周的“搬家时间”。总结来说,收房的中介小哥,至少这一年的租期里是“亏损”的。

租客少,房子多,“嗷嗷待哺”的租赁经纪人更是一大把。“我们最近要求1个月开三单,没完成的要给完成的同事发钱,一次发50块,真的伤不起。”小张说。“每天都在找租客,确实很不容易,已经有很多年轻的小伙子顶不住压力回老家去了。”

中介门店如此,个人房东也“半斤八两”。老顾在环北市场附近有个一楼两居室,隔成了两小套出租,其中一套租客年前搬走了就一直空置着;另一套之前是租给市场里的人当仓库放货的,去年因为小商品市场拆迁客流减少,外贸生意也变淡,合同今年3月份到期就没再续租了。

4月份的疫情,拱墅区“三区”防控,老顾被封在儿子家,连自己的房子都进不去,“自己作为房东都回不去,更别说租客了,疫情流动性本来就低。”老顾叹气。其实,3月份老顾有机会把房子租出去的,但因为有一套房里没有配备冰箱和洗衣机,租客要求配齐,但老顾想着在房租上已经做了让步当时就没答应买家电。

热门搜索: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投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