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尚生活 > 从卡洛读到卡萨特 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女性艺术家....

从卡洛读到卡萨特 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女性艺术家

[2022-04-04 13:04:33] 编辑:历史有事讲 点击量:78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近百年来,女性在争取社会、职业、政治生活等方面的平等取得了巨大进步,而女性艺术家也仍在为自身成就争取更多肯定。与男性相比,艺术界和博物馆中的女性艺术家和创作者一直默默无闻,不为人知。波士顿美术博物馆此前持续了3年的“女性登场” .....

近百年来,女性在争取社会、职业、政治生活等方面的平等取得了巨大进步,而女性艺术家也仍在为自身成就争取更多肯定。

与男性相比,艺术界和博物馆中的女性艺术家和创作者一直默默无闻,不为人知。波士顿美术博物馆此前持续了3年的“女性登场”展览聚焦被忽视、代表性不足的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和故事,挑战了20世纪美国主流艺术史。三月是属于女性的月份。我们将通过波士顿美术博物馆馆藏的女性艺术家作品,带你了解这些不凡的女性艺术家。

弗里达·卡洛

从卡洛读到卡萨特 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女性艺术家

弗里达·卡洛是一位墨西哥画家,她凭借自己的肖像画、自画像以及受墨西哥风土人情启发的作品而闻名于世界。

“Dos Mujeres ”,画的标题中出现的萨尔瓦多拉和赫尔米尼亚是两个人名,也就是这幅双人肖像画的主角。她们是弗里达母亲家里的女佣。弗里达以赞颂墨西哥英雄的传统绘画方式画下了两位劳动女性,让她们被茂盛的树叶、枝头的水果和点缀其间的蝴蝶所包围。

伊丽莎白·维吉·勒布伦

从卡洛读到卡萨特 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女性艺术家

伊丽莎白·维吉·勒布伦主要依靠自学绘画,因为女性不被允许进入法国的官方艺术学校。她后来因其为法国贵族创作的肖像画而名声大噪,并在她的主要赞助人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的支持下获得了皇家绘画和雕塑学院的入学资格。1789年法国大革命开始后,维吉·勒布伦逃离法国,在流亡中度过了13年。她继续为那不勒斯、奥地利、波兰等各国贵族绘画。今天我们看到的这幅肖像画中迷人的年轻女子可能是俄国贵族伊琳娜·伊万诺夫娜·沃龙佐夫伯爵夫人。

莉莲·黑尔

从卡洛读到卡萨特 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女性艺术家

20世纪初的波士顿为女性艺术家提供了大力支持的工作环境。莉莲·黑尔来到波士顿并获得了波士顿美术博物馆学校绘画专业的奖学金。在这里,莉莲·黑尔结识了志同道合的艺术家群体,她笔下的娴静女性形象为她赢得了绘画事业的认可。

通过描绘室内沉思的女性形象,莉莲·黑尔获得了众多赞誉。这幅创作于1910年的《精装版》是其中的代表,画中,她的常用模特 Rose Zeffler 正在窗前低头读书。在薄薄的窗帘的遮挡之下,整个房间沐浴在玫瑰色的光芒中。粉红色的色调和前景中娇艳的花朵、光洁的桌子和模特的深棕色头发相互呼应。画名所指,是女子手中的精装版书籍,但整个构图就是一个“精装版”,拥有十分严谨的平衡和精致的色彩渲染。

乔治亚·欧姬芙

从卡洛读到卡萨特 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女性艺术家

你认得出这朵占据了画面的白玫瑰是出自哪位女艺术家之手吗?

欧姬芙以画放大的花朵、纽约的摩天大楼和新墨西哥州的风景而闻名,被认为是“美国现代主义之母”。她在自己居住的环境中寻找创作灵感,作品多以微观花朵、岩石肌理、海螺、动物骨头为主,画面半虚半实。

在她1927年的作品《白玫瑰与飞燕草第2号》中,放大的花朵占据了画面。欧姬芙后来曾写道,她觉得自己在1927年完成了一些职业生涯中最好的作品。那一年,她一共创作了五幅白玫瑰画,都是抽象程度不一的特写画作。

贝尔特·莫里索

从卡洛读到卡萨特 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女性艺术家

尽管贝尔特·莫里索的肖像画和室内装饰画中经常出现花卉,也成为她最受人赏识的绘画主题之一,但其实静物画只占她作品的一小部分。《碗中白花》展示了与她后期风格相关的自发性。莫里索用厚重的画笔描述了碗、水壶和花束的形态,呈现出松散、流畅的触感。描绘花瓣的笔触快速而短促,传达出白色花朵柔软、浓密的品质。传统上认为这些花朵是翠菊。莫里索将未上油的画布的外围部分留了出来,显示出她在落笔前未经过多思考的构图。

玛丽·史蒂文森·卡萨特

从卡洛读到卡萨特 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女性艺术家

玛丽·史蒂文森·卡萨特是印象派中仅有的三位女性艺术家之一,也是当时印象派圈子中唯一的美国人。

卡萨特在匹兹堡附近长大。她最初在费城接受绘画课程,最后成为了十九世纪美国最现代的画家。和同时代的许多人一样,卡萨特认为她在美国接受的艺术教育是不充足的,因此她在南北战争后不久就去了欧洲。她前往意大利和法国学习,之后已经把巴黎当成了自己的家。虽然卡萨特的大多数同胞都为他们在法国首都的艺术学校里接受过教育而感到自豪,但卡萨特很快就厌倦了学校里保守的教学方法以及他们组织的展览。她强烈地感到绘画需要摆脱旧的方法,以适应现代世界。

卡萨特在印象派的作品中找到了能满足自己对新型绘画要求的答案。印象派在当时只是法国独立艺术家们的一个小圈子。她赞同他们对评判式展览的蔑视,并很快采用了他们实验性的技术和对当代生活形象的偏爱。1877年,埃德加·德加邀请她与该团体一起展出作品,卡萨特因此成为了加入法国印象派的仅有的三位女性之一,也是唯一的美国人。

热门搜索: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投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