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尚生活 > 上海设计师品牌店:我们回来了

上海设计师品牌店:我们回来了

[2022-06-07 09:00:44] 编辑:剧侃侃 点击量:84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在过去两个月间,上海时装周延期,供应链、物流链条断裂,上海的时装人度过了最难熬的一个春天。界面时尚于4月初曾报道,不少设计师在上海封闭期间通过线上订货会、库存调度等方法解决种种线下受阻的困难,完成了这艰难的一季。现在,上海进入全面 .....

上海设计师品牌店:我们回来了

在过去两个月间,上海时装周延期,供应链、物流链条断裂,上海的时装人度过了最难熬的一个春天。

界面时尚于4月初曾报道,不少设计师在上海封闭期间通过线上订货会、库存调度等方法解决种种线下受阻的困难,完成了这艰难的一季。

现在,上海进入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阶段,时装人更是忙碌起来。随着春夏交替的换季时刻到来,设计师要开始为秋冬系列备货生产,买手店则要换下橱窗中略显厚重的冬春装。但要完全填补过去两个月的空白,并不那么容易。

上海时髦精,We Are Back

6月1日零点,位于富民路的设计师品牌买手店LABELHOOD蕾虎旗舰店掐着全面解封的时间点重新开业。当晚,附近街区的一些客人和设计师们都在这家店达成了现实重聚的愿景。其中,有过半的客人为这家店带来了时隔两月的新收入。

蕾虎创始人刘馨遐告诉界面时尚,确定开业前一日的上海疫情新闻发布会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当晚,她召集了所有能出门的同事到店开始打扫,同时还准备了开业相关的物料。在靠近门口的墙壁上,他们在墙上写上了“We Are Back”的标语,昭告着行业复苏的进行时。

上海设计师品牌店:我们回来了

设计师品牌Short Sentence主理人管林原本也想在零点时刻第一时间在安福路的线下门店和大家打招呼。但她考虑到人手不够,陡然开店会过于匆忙,还是按捺下重新开业的激动心情。

6月1日清晨,界面时尚探访网红街区安福路、武康路一带时了解到,Short Sentence当日还在等新货库存的物流运送,将店内稍显厚重的春装和冬装换下。

但管林表示,5月下旬她就已经和街道不断在沟通复工所需的准备事宜。虽然彼时确定复工日期尚未明朗,但她的团队已经在筹备开业海报、活动等等相关的物料。“我想开肯定是要开的,早晚都要做,还不如早做准备。”她说。

上海设计师品牌店:我们回来了

位于上海衡复风貌区核心桃江路1号的买手店LMDS创始人杨啸也在6月1号开业的前两天和团队协调,组织已经出入相对便捷的员工到店进行复工准备。长达两个月的闭店期间,LMDS也在微信以及电商平台上与客户保持联络,因此产生的订单也要在最近一段时间及时安排快递。

买手店LOOKNOW则是几乎在一夜之间将武康路旗舰店的橱窗换了个新面貌。此前,“春天笑容”主题的橱窗已经成为附近居民遛弯的打卡点。新橱窗换成了一匹绿色的小马,具有“绿码”谐音的诙谐意味。实际上,这是预告6月重启后的首个活动——UOOYA X lüma联名合作。

上海设计师品牌店:我们回来了

LOOKNOW创始人严明告诉界面时尚,这次和UOOYA品牌的快闪活动合作其实是在开业前两天才刚刚敲定,一些物料也是连夜赶忙送来,还需要一两天才能完成布置。开业第一天,他召集了所有能出门的三十多位员工,到武康路、安福路、新天地等所有上海门店进行开业准备。一方面是要调整夏季商品的陈列,另一方面封闭期间的一些订单要发快递,当天就发了800多单。

供应链成为抗风险的关键

除了少数发展多年的设计师品牌有在线下、线上开设独立渠道的能力,大多数品牌由于体量不大,生意往往需要依托于个体经营的买手店。买手店通常一年两次向设计师品牌订购春夏及秋冬系列的产品。上海时装周这样的展会平台则承担桥梁的作用,给品牌举办大秀提供了平台,又会有订货会等促成交易的商贸机会。

多位设计师和买手都对界面时尚表示,其实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设计师品牌的订货情况就不是很理想。而这一季由于疫情反复导致线下封锁,上海时装周无限延期,整个大盘的订货情况更加严峻。

线上订货“看得见但摸不着”,线下订货会往往更有助于促成订单。部分设计师品牌还试图到杭州等上海周边地区独立开设订货会,以邀请买手实地看到新系列后再下单。然而。品牌本身的名气、来回的差旅都是制约买手是否到场的现实因素。部分尚未在市场亮相的新品牌则直接放弃了这一季的发布和订货,只希望及时止损。

发展较成熟的Short Sentence因为有稳定的合作买手渠道,线上订货的情况尚属顺利。但是,由于该品牌仓库和合作工厂基本都在上海及周边地区,目前有些买手店因补货而翻单的订单交货期预计会晚一到两周。而在合作工厂处于封闭状态时,Short Sentence也积极开发了两三家新工厂,以确保新一季的大货订单不受影响。

上海设计师品牌店:我们回来了

但与新工厂的磨合仍然需要投入时间和精力,毕竟,设计师品牌的部分设计在实际生产操作上相当复杂且精细。管林表示,5月物流尚未通畅时,无法将已经做好的样衣给新工厂参照。这意味着工厂要从最基本的打样做起,但要比对确认视频中样衣和实物的精确度,又为原本的工作流程增加了相当的复杂性。

5月下旬,物流和青浦仓库的复工像一剂润滑剂,让Short Sentence生产过程变得更为顺利,也促进一些线上订单成功发货。但谈及未来是否考虑在其他城市设立分仓,以提高灵活性,管林认为不太可行。“像我们设计师品牌,规模体量较小,不足以覆盖分仓的成本。除非我在当地再开一家门店,才有这个必要性。”她说。

LMDS的选品有相当一部分是国际设计师品牌,为了保证物流方面受疫情影响尽可能小一些,4、5月期间公司团队当机立断在成都设立了一个临时仓库。但杨啸亦坦言,因为在当地没有店铺和团队,实际操作上还是花了些功夫。

在他看来,这次震荡社会方方面面的疫情尽管影响甚大,可能有人会产生到其它城市寻找机会的动因,但上海在时尚行业的地位尚不会因此动摇。

“现金流”是时装人现在提到最多的词

谈及时尚行业,人们会着迷于它背后文化、故事、意象等感性的部分,但很多人可能忽略了,它也是需要投入真金白银的生意。

在与多位时装人的交流中,“现金流”、“求稳”是被提及的高频词。为了保证资金链的稳定,迅速从两个月的生意停摆中恢复,不少计划无奈改变。

过去两个月本是春装的旺季。现在春装甚至未能完全上市就已变为了过季库存。现下恰逢季末和618电商活动时刻,折扣虽然有伤利润,但不失为一个消化库存的好策略。

LMDS重新开业时就推出全场五折起的优惠活动,多个新品牌和二楼书籍区更是首次参与店铺折扣。蕾虎和LOOKNOW则是参与了天猫618活动。

此外,有些买手店也会取消春装的一些补货订单,或将上海店铺的库存分摊到其他城市的门店中一起消化。

上海设计师品牌店:我们回来了

几位买手店老板均表示,新一季的订货预算有收缩,少则两三成,多则达七成。同时,与设计师品牌的合作方式也从通常的买断制变得更为多元化。比如,LOOKNOW计划和部分设计师品牌更深度合作,以联营的方式来共担库存风险。

值得提到的是,5月29日发布的《上海市加快经济恢复和重振行动方案》中有关房租减免的措施受到多方关注。该措施一方面推动国有房屋免租期限统一延长至6个月,另一方面,鼓励非国有房屋业主或经营管理主体为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减免6个月房租,由市区两级财政按照减免租金总额的30%予以补贴。

多位受访人亦表示,国企背景的业主减免房租确实板上钉钉,但非国企业主的免租事宜还要努力沟通,并不确定。

“租金减免等惠民政策确实能解决燃眉之急。同时,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有提振这个行业的流通性和消费信心。”时堂创始人林剑说到。

3月,作为上海时装周官方展会之一的时堂原本在上海展览中心预定了2万平方米的空间,300多个招商展位全部约满。但在上海疫情之下,时堂的订货会从3月底三度延期至6月中下旬。时堂正在广泛征集各个品牌的意见,是否在疫情稳定的条件下,“加赛一场”,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品牌秋冬订货季的损失。

上海设计师品牌店:我们回来了

时堂创始人林剑对界面时尚表示,即使延期到6月,还有三分之一的品牌留下来,希望时堂展会能办下去。时堂2022年上半年原本有两场展会,停办相当于损失了一半的营收。为了支持行业的信心,若能如约举办,时堂会相应减收铺位费。

在刘馨遐看来,虽然时尚行业在过去两个月经历了重创,但不失为一个让设计师品牌和买手店重新审视供应链能力和商业模式可行性的机会。“如果透过这两个月让设计师品牌看清楚一些这个市场的走向和本质,依然有机会逆风翻盘。”

热门搜索: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投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