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 > 雪梨公司解散疑云

雪梨公司解散疑云

[2021-12-26 21:20:44] 编辑:稚始稚终 点击量:29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雪梨和她创办的宸帆因解散风波再次被外界关注,人们关心的是,在前所未有的压力危机下,雪梨和宸帆将何去何从。从目前看,他们还在继续撑着。上半年拿下的两轮数千万美元的融资,能让其暂时支撑下去。撰文/刘冬雪31岁的雪梨及其创办的宸帆遭遇了 .....

雪梨公司解散疑云

雪梨和她创办的宸帆因解散风波再次被外界关注,人们关心的是,在前所未有的压力危机下,雪梨和宸帆将何去何从。从目前看,他们还在继续撑着。上半年拿下的两轮数千万美元的融资,能让其暂时支撑下去。

撰文/ 刘冬雪

31岁的雪梨及其创办的宸帆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过去一个月以来,雪梨多次上热搜,不过都不是好消息,一开始是因为她和该公司另一大主播林珊珊偷逃税款,被罚近亿元,震惊业内外。随之而来的是社交账号被全网封禁,淘宝店铺也在双十二来临前被下架。

可以说,随着两大主播“消失”后,曾经的网红电商公司宸帆已进入风雨飘摇时刻。最近,宸帆被外界关注,是因解散风波,这家员工数有上千人的公司被传扛不住了,最终选择解散,一封流传出来的感谢信更像是坐实了市场传言。

随着舆论甚嚣尘上,宸帆公司最终对外做出否认的回应,强调消息不实,公司没有解散。但这并没有平息风波,质疑者认为,在缺少现金流的情况下,宸帆很难一直撑下去,光上千名员工每月的工资就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解散传言四起

12月23日开始,网上陆续传来了雪梨公司宸帆电子商务有限责任公司近日已经解散的消息。

猜测来源于一封落款为“杭州宸帆电子商务有限责任公司”的内部感谢信,信中写道:亲爱的宸帆家人,很幸运拥有与你携手并肩走过的时光……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感恩陪伴,我们期待未来再次相逢。

其中“感恩”“相逢”等字眼基本属于公司遣散通知的惯用词汇,再联想到本月雪梨、林珊珊二人店铺下架、账号封禁等情况,很难不让人怀疑,这家几乎靠着一个雪梨大IP撑起的电商公司是否安好。

不过,当《财经天下》周刊向宸帆公司求证时,对方坦承:“我们也不清楚这个信,到现在也还没了解到具体情况。”并强调,公司没有解散,只是直播电商业务停了,其他业务还在正常运行。当被问及直播公司盛珩文化是否已经解散时,对方截至发稿前没有回复。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虽然宸帆没有解散,但雪梨直播公司盛珩文化确实已经解散。

业内人士称,盛珩文化相当于宸帆的直播代运营公司,也被称之为雪梨老公的公司。在招聘平台中,盛珩文化简介里描述为一家MCN机构,打造了雪梨、林珊珊等网红。但工商信息显示,雪梨与其丈夫张衍目前并未持有盛珩文化股份。

天眼查显示,盛珩文化注册资金百万,大股东为杨洪林。公开资料上没有找出杨和张衍的直接关系。不过,有网友爆料称,盛珩就是雪梨老公张衍的,公司名字都有他的名字。并且他还担任董事长,找人当法人是为了降低风险。

据一位知情人士从宸帆内部了解到的情况是,投资人和股东方面并不希望宸帆解散,还是希望其能够转型自救。但当前宸帆公司几乎没有什么业务了,预计下一步就是收缩裁员。

电商分析师鲁振旺也认为,宸帆会遣散一部分员工。“毕竟店铺都没了,两个大主播都没法播,很难继续养一千多人的团队,不辞退,撑不住。”

不过,目前宸帆公司还在继续撑着,并没有进入裁员阶段。一位宸帆内部员工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目前还没有收到裁员、解散的消息。雪梨和林珊珊出事之后,公司也没有开过关于业务调整的内部会,“大家都还保持着正常的工作节奏。”而从招聘网站的简历来看,正在看就业机会的宸帆在职员工也仅为个位数,尚未出现大规模的人员流出。

这意味着宸帆公司还在试图扛下去。毕竟今年上半年宸帆才完成两轮数千万美元的融资,即便没了现金流,这笔钱还能让其支撑一段时间。

业内人士分析,一千多人每月光发工资就得上千万,再加上租金,压力可谓不小。如果能找到转型的方法还好,如果找不到,一直入不敷出也不是长久之计,裁员会在所难免。

鲁振旺认为,按照现在的发展情况看,雪梨和林珊珊两大主播想要解封很难。如果他们还想继续做直播业务的话,只能转型做幕后。但培养新人并不是那么容易,尤其是市场环境还变了。

雪梨公司解散疑云

当前,宸帆孵化的其他品牌店铺还在正常运营中,签约的350名红人矩阵中的kol也在按照往常的频率更新着微博、B站、小红书等账号,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也许是为了保持低调,也许是如宸帆合伙人钱昱帆所说,培育超级大的头部主播本身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事。虽然宸帆现在出现了巨大的流量“亏空”,但其并未大张旗鼓地急于打造下一个“雪梨”。

据了解,目前宸帆的业务主要由自主品牌、直播、MCN三大板块构成。而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全年,宸帆覆盖7大垂直领域的电商总销售额达到50亿元,其中“XUELI”女装品牌贡献了超20亿元。同年双十一期间,宸帆自主品牌电商总销售额突破10亿元,其中雪梨女装品牌销售额突破4.8亿元,林珊珊女装品牌销售额突破1.3亿元,生活家居类品牌雪梨生活销售额突破1.1亿元。

在被封禁之前,雪梨的店铺坐拥2872万粉丝,各大直播账号粉丝加起来近3500万,微博粉丝数量在1500万左右;林珊珊则是宸帆的头部网红达人,店铺粉丝量直逼千万,淘宝直播间粉丝数也已超1000万。

二人被封杀后,相当于宸帆的两大流量和营收引擎被拿掉,元气大伤是一定的。

备货变库存

没了线上的巨大流量,宸帆将目光转移到了线下,搞了清仓打折促销。

几日前,在杭州市滨江区云狐科技园上班的人,每天能看见园区4号楼一层门口经常簇拥着大量人群,时不时还有女生拖着保洁阿姨标配的大码黑色垃圾袋艰难地从不断涌入的人流中挤出来,脸上还洋溢着“赚到了”的窃喜,这里面不乏专门驱车1小时赶来薅羊毛的小姐妹。

这是一场宸帆公司举办的特卖专场,从12月20日开始持续一个月时间,每日上午10点钟开始,晚上8点钟结束。据到过现场的网友反映,主要是女装和童装,价格在10-299元间不等。不过因为疫情期间人流量太大,23日当晚就被紧急叫停,又从线下转到了线上小程序。

随后,消息灵敏的潇潇马上在小红书发布日记:雪梨内购会小程序已发!姐妹们冲啊!!也就半个小时的工夫,粉丝数不过百的账号该条日记下面冒出了几十条评论,清一色的“求拉群”。此外,还有一群和潇潇一样,想着一起薅的网友,在微博、抖音等各大社交平台奔走相告。

雪梨公司解散疑云

“听说到现在已经有30多个群了,都是近期拉起来的。”潇潇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而这几十个群的群主和管理员都是宸帆公司的工作人员,偶尔群里蹦出催上架的消息,管理员一遍遍解释“目前小程序还在盘点库存,恢复购买了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

另一边,长期与宸帆保持合作关系的分销商Lisa,正以每天几十条的朋友圈数量更新:“几十万件雪梨、林珊珊双12的新款,还有2022春装新款今天全部更新”、“特价109!包邮”、“秒杀139!”。为排除高仿嫌疑,Lisa解释称,因为现在店铺没了,宸帆需要消库存,价格可以打个五折。

自11月22日,雪梨和林珊珊被查出偷逃税款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便受到了全方位的封杀。先是两人在微博、抖音、小红书、微信公众号等多个社交平台账号被封禁,后是淘宝店铺被关停。其实在淘宝店铺被关停之前,宸帆也想通过规避“雪梨”、“林珊珊”字样继续运营,雪梨的店铺在名称中去掉了“雪梨”二字,改名为“钱夫人定制女装”、林珊珊的店铺也一度更名为“Sunny 小超人”,不过依旧没能躲过监管的法眼。

12月16日,又相继有媒体报道称,在拼多多平台上,仍有一家“XUELI雪梨女装旗舰店”在正常售卖,品牌授权书显示,其开店授权方为“杭州宸帆电子商务有限责任公司”,现在该平台上已经搜索不到这个店铺了。

“以往雪梨双十二、过年备的货自己都不够卖,现在都被关停了,只能做清仓处理。”一位地产中介对《财经天下》周刊说道,宸帆位于滨江区西可工业园的办公区面积有近一万平方米,目前还没有退租。不仅如此,宸帆在该园区还在扩租,即便是逃税风波发生后也没有停止。而云狐科技园办公区,是去年五月才租下来的,租期签了五年,童装线品牌、设计团队、展厅都在这个办公区,目前也没有接到转租或退租的消息。

说起来大众认识雪梨要比认识宸帆早很多,2016年,在淘宝开了5年女装店铺的雪梨因考虑到网红经济红利退去后的发展问题,决定转向电商幕后工作,借此契机创立了宸帆电商。大概是在2019年下半年,雪梨正式入局直播电商后,大众才意识到,雪梨早已经不是那个网红了,而是拥有超过350名独家红人、1000多家供应链工厂和30多个自主品牌的女企业家。

起初雪梨与其他主播相比并没有明显的优势,但从2020年5月开始,靠着明星网红频繁做客直播间带来的巨大流量,雪梨直播间收获了淘宝平台仅次于薇娅和李佳琦的声量,跻身淘宝主播TOP3阵营。接着,雪梨开始寻找自己与薇娅、李佳琦的差异化定位。

与其他主播不同,雪梨是做淘宝店铺起家的,有着多年供应链的积累。在雪梨的直播间,有30%-40%的产品是自主品牌,涵盖女装、生活家居、母婴等类目。雪梨认为,自有品牌能带来新的优势,一是拥有定价权;二是产品能用差异化拉住用户。在雪梨的构想中,宸帆要打造一个“女性消费品牌集团”。

这一份构想也引来了资本的青睐,今年4月,宸帆宣布完成千万美元级B+轮融资,本轮融资由众源资本领投,距离上一次千万美元的B轮数融资才不过一个多月。作为投资方,众源资本管理合伙人陈伟稼看中的正是宸帆在过去十年中积累的流量资源、柔性供应链经验和AI大数据能力。令人唏嘘的是,如今宸帆的核心优势已经折戟大半。

行业路在何方

不仅雪梨和宸帆,当前整个直播行业都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12月23日,浙江消保委因主播存在不合规现象和直播商品不符合国标约谈了淘宝、拼多多、京东、快手、抖音五个平台共17位主播,并要求其在3个工作日内提交正式的整改报告。其中包括网络人气排名前十位的李佳琦、薇娅、罗永浩、雪梨、烈儿宝贝、Timor小小疯等知名主播。

前有雪梨、林珊珊因偷逃税款,将被依法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分别计6555.31万元和2767.25万元。后有薇娅涉嫌偷逃税款,被国家税务总局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41亿元。即便在调查过程中,薇娅存在配合并主动补缴税款和主动报告税务机关尚未掌握的涉税违法行为,薇娅的丈夫、谦寻文化董事长董海峰在当日的道歉信中也不失诚恳,但最终依然没能逃过被全网封杀的命运。

实际上,在上述案例出现以前,直播行业税收监管就已经出现严查的信号。9月中旬,国家税务总局发布一则《通知》,指出要进一步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税收管理,其中“网络主播”行业被重点提及。同时《通知》表明,对2021年底前能够主动报告并及时纠正涉税问题的,可以依法从轻、减轻或者免予处罚,这意味着网络主播查税进入倒计时。

有商家告诉《财经天下》周刊,直播带货行业普遍存在一些不合规的行为,商家很多佣金都不开发票。“我们上直播,佣金给你,本来就要开发票的,但是他们大部分不给开,而且有些人是故意的。”

雪梨公司解散疑云

也就是说,偷漏税行为目前在直播带货行业是普遍行为。据多位业内人士透露,对直播带货行业的税务调查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并且涉及的也不止头部主播。在这件事发生的一个月之前,就有MCN机构从业者透露,杭州当地多个直播运营机构都在进行紧锣密鼓的税务自查,“甚至有一些机构紧急招聘了税务专家。”而根据新华社统计报道,在税务总局发出《通知》后,已有上千人主动自查补缴税款。

这无疑会对直播行业带来巨大的影响,特别是对其以“暴利”著称的商业模式。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金融律师董毅智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这可能会颠覆他们以往的盈利模式,按照现有的税制,直播行业的利润率会非常稀薄,因此包括之前的坑位制等收费方式都要做很大调整。

后续还涉及电商法、税改、监管的深化,对行业本身是一个很大的考验。董毅智建议,所有主播的当务之急就是自查自纠,及时申报、补缴,这是第一重要的事情。并且要把过往的避税方案推翻掉。在合法合规的大前提下,借助专业外脑,进行定制化、精细化的税务规划。

根据网经社数据显示,2017-2020年我国直播电商市场交易规模始终保持着三位数增长,直播电商渗透率从0.27%增长至8.6%,预计2021年交易规模将达到23500亿元,渗透率将达到10.15%,可预见的是,未来几年行业仍将保持增长,只不过速度会放缓。野蛮生长之下,确实滋生了很多问题,但不需因此否定整个行业。

“客观来讲,网红带货一方面确实拉动了消费,对于农产品、边远地区的商品销售发挥了很大作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刘俊海教授对《财经天下》周刊说道,“但是桥归桥路归路,网红一定要胸怀法律的敬仰之心。”

“另外平台应该建立健全代扣代缴制度,这才能根本解决问题。如果有这个制度,就不会有现在的问题。然而,很多平台过去重视发展轻视监管,导致这个制度是一个很大的缺失。”刘俊海如是说。

此番行业面临的大洗牌,刘俊海认为有其两面性。负面来讲,直播行业的潜规则和监管漏洞暴露出市场环境有待完善;正面来讲,监管的一视同仁对直播行业规范化、健康化发展起着积极的引导作用,直播行业正在迎来可持续健康发展的转折点。

热门搜索: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投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