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冷脸面对孩子的失败,是“挫折教育”吗....

冷脸面对孩子的失败,是“挫折教育”吗

[2021-12-31 05:01:36] 编辑:科技大动脉 点击量:63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高三刚开学时,一位班主任说班上女生小琴哭着来找她,想约心理老师咨询,于是我和小琴当天在咨询室面谈。我开门见山地问小琴:“听班主任说你今天情绪不好,怎么回事呢?”我话音刚落,小琴的眼泪开始掉下来,我递过纸巾,她一边擦眼泪一边说:“有以前的问 .....

高三刚开学时,一位班主任说班上女生小琴哭着来找她,想约心理老师咨询,于是我和小琴当天在咨询室面谈。

我开门见山地问小琴:“听班主任说你今天情绪不好,怎么回事呢?”

我话音刚落,小琴的眼泪开始掉下来,我递过纸巾,她一边擦眼泪一边说:“有以前的问题,最近也有一些小事。”

小琴开始断断续续地诉说。升上高三后,小琴感到学业越来越紧张,偏偏人际关系不顺心,不是舍友在背后传谣言,就是感觉相处还不错的同学发朋友圈暗讽她。前两天,有个同学又吐槽小琴的班干部工作没做好,她被气哭了:“明明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这些人就是针对我?”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小琴窝在沙发里,双眼红肿,满脸泪痕,虽然在“控诉”,说话却轻声细语。

我说:“感觉你有很多被误解的委屈。的确,在生活中我们很难保证大家都明白自己、喜欢自己。”

小琴说:“我最担心的是老师也误解我,批评我。”她顿了顿,“当然,同学和老师最后知道真相后,她们也会来安慰我。但我心里还是过不去,因为那个同学可能会告诉别人,就有其他不了解我的人传我的谣言。”

我说:“会不会有这种情况,因为现在是高三,大家的注意力主要在学习上,事情并不会发展得那么糟糕……”

“那以后呢?”小琴纠结着后果,反问我。

我说:“听你的叙述,我有一种感觉,你似乎容易想到未来的、暂时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并且觉得事情一定比较糟糕……”

虽然小琴反复纠结的是和同学之间的人际困扰,但这种和同伴的交往模式,是不是早就有迹可循呢?我问道:“会不会有这种可能,那位误解你的同学,可能并不真正了解这件事的过程。之前你生活中也有类似的事发生过吗,让你有同样的担心?”

“对,以前也有。”小琴说道,在自己很小的时候,爸妈曾经闹离婚。她那时非常担心,总认为“如果我表现得好一点,他们就不离了”。“后来他们老是吵架,还问我怎么看,我就说‘离就离’,他们又生气了,说我不孝顺……”小琴讲起往事,语速慢了,声音也更低了。

我问:“那时候你太小,肯定觉得很无助吧?”

“是的。我晚上难过的时候,就抱着我的一条毛巾。后来它很旧了,我就换毛巾。”小琴迅速而简短地说道。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心理学家哈洛的恒河猴实验——相较于放置了奶瓶、铁做的猴子妈妈,小猴子更喜欢没有奶瓶、布做的妈妈,在“铁妈妈”那里喝完奶就会回趴在“布妈妈”身上。小琴似乎把这个毛巾当成了“布妈妈”,享受抱着它的感觉,很留恋毛巾温暖而柔软的触感。

那小琴的妈妈是什么样的呢?在小琴的叙述里,小琴妈妈总是教育她要坚强,认为哭是脆弱的表现,遇到问题要自己调整、自己解决。对孩子态度理性且期望高的妈妈,往往会让人感觉疏离冰冷,难怪小琴需要毛巾这样的“布妈妈”。

我问小琴:“你需要老师找你爸妈聊聊吗?”

“没用的。”她苦笑着说。

虽然这是我第一次和小琴面谈,但我记得曾经看过她写的作文,笔触细腻而温暖。我说道:“你容易被小事触动,会在意不开心的小事,也会发现温暖的瞬间。你或许性格敏感,随着阅历的增加,当遇到你觉得信任、安全的人,会慢慢改变,但这需要时间。”

我和小琴又讨论了一些处理人际关系和情绪困扰的方法,虽然她离开时脸上神情明朗了很多,但我知道,对她的干预才刚刚开始。

我很快通过班主任联系到了小琴的父母,在小琴曾坐过的沙发上,第二天坐的是她的父母。

小琴的母亲最近也正想联系班主任,因为她无意间看到孩子的日记,写的都是她小时候与父母相处的点滴,事情已经过去很久,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悲伤却依旧浓烈。妈妈很困惑,不知道该怎么帮助孩子。我感到很庆幸,正好小琴的母亲也有求助的意愿。

对于毛巾,小琴的父母一直很困惑:毛巾明明很破旧了,小琴却连天气很热时也要抱着。我补充了他们所不知道的毛巾的象征意义:毛巾像小猴子的布妈妈一样,拥有柔软的触感,是孩子的安全基地、治愈港湾。

小琴父母出生在物质匮乏的年代,他们会觉得:现在父母已经给孩子创造了优越的生活环境,孩子发奋学习是应该的;甚至父母故意会制造一些机会,实行“挫折教育”,故意冷脸面对孩子的失败。但满足了物质需求的孩子,对爱、归属感、尊重、自我实现等更高层次的需要投注了更多期待。同学之间激烈的学业竞争让他们焦虑,当遭遇失败滋味、情绪低落时,父母的冷言冷语让他们对自己更加否定。“充满爱意”的“挫折教育”浇灭他们的热情,让他们不敢再出发面对挑战。

小琴母亲开始意识到:曾经希望女儿坚强,故意对女儿态度强硬,反而让缺少爱护的女儿更加脆弱。经过探讨,小琴的父母知道了以爱之名控制孩子,是揠苗助长。他们同意多给孩子自主选择的机会。一直沉默的父亲也愿意试着用拥抱、摸摸头等肢体语言表达对孩子的爱与肯定。

我还给他们和小琴一样的建议:爱自己。找到爱自己的途径,可以是找知己倾诉,把工作、伴侣等引发的负面情绪,通过自己适合的方式排解之后,再回家面对孩子。自己状态好了,才能把力量传递给孩子。

后来,我和班主任依然和她父母保持联络,默默地关注着小琴,得知小琴的笑容变多了,和同学的沟通也顺畅了。

家庭是一个整体系统,当家庭中的一方改变自己的态度和行为,其他人的状态也会改变。当小琴父母有意愿并积极作出尝试,有爱的家庭就会慢慢地用对方能接受的方式表达爱,积极的能量会在家庭成员之间流转。

黄彬彬

热门搜索: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投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