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1193万人!“网课一代”迎来人生大考

1193万人!“网课一代”迎来人生大考

[2022-06-07 12:58:35] 编辑:大作手 点击量:82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高考报名人数最多的一届6月7日,2022年全国高考正式拉开大幕。除上海外,全国的高三学生在疫情防控的大背景下迎来他们的“人生大考”。高一时,赶上新冠疫情暴发。随后的高二、高三,反复停课、居家、上网课成为常态,戴口罩考试也成了他们的独特 .....

高考报名人数最多的一届

6月7日,2022年全国高考正式拉开大幕。除上海外,全国的高三学生在疫情防控的大背景下迎来他们的“人生大考”。

高一时,赶上新冠疫情暴发。随后的高二、高三,反复停课、居家、上网课成为常态,戴口罩考试也成了他们的独特记忆,甚至还有一些校园出现了疫情感染。这些无疑给他们的高中生活带来了极大的改变。

另一方面,今年高考人数再创新高,据教育部公布信息,2022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达1193万人,比去年增加115万。这届考生真的挺难。

1193万人!“网课一代”迎来人生大考

“网课一代”迎大考

两年多来,因疫情反弹而导致局部管控的情况时有发生,还有一些地区发生校园聚集性疫情。校园作为疫情防控的重要一环,无疑在学习、生活和心理等方面给学生们带来挑战。

高考前夕,上海的考生们正准备迎来复学,居家数月后,上海秋季高考统考将延期一个月举行。5月,正是高考冲刺的黄金时间,受疫情冲击,北京的考生们不得不把高强度的复习工作从校园转移回家中。

受疫情影响,北京丰台的239名考生在高考前1天,闭环转运到封管控考点,在考点住宿、吃饭,完成为期4天的高考。

进入6月,内蒙古、辽宁等地疫情又出现起伏。

“这届高三学生,他们高一的时候就遭遇疫情,开始实行居家的停课不停学,高二一直到现在高三,都有受到疫情影响,也都存在着可能把线下教学调整为线上教学的问题,他们可能更多的时间因此在上网课。”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

“网课”成了他们避不开的热词,这届的高考生也因此被称为“网课一代”。他们不仅要学会适应网课,还要配合防疫的各项要求。

2020年,全国高考统一延期了1个月进行。当时,武汉的高中生直到5月6日才返回校园。

在熊丙奇看来,上网课意味着学校可能开展的一些活动相对减少,比如游学、研学、社会实践活动等等,对学生整体的学习,还有他们高中期间的综合素质培养,都会产生一些影响。

“这种教学方式,对学生来说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对自主性的要求提高,孩子自主性很高的,就会学的比别人好,反之亦然”,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员储朝辉则认为,这届高考,更多比拼的是自主性,而这也意味着这些学子们未来的发展可能相对比较分化。

储朝辉也表示,这一届的学生,通过在线学习的方式,可能在知识教育学习上,不会有太大损失,但在能力培养方面,现场操作确实少了,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他们未来能力结构的发展。

“除了学校做出调整之外,学生自身还要根据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适合自己的一个调整,这实际上也是我们这一代学生所需要去注意的一些问题。”熊丙奇也认为,尤其是对学生自主学习能力或自主管理能力的这种考验,实际上对学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不少学生表示,改为上网课后,学习效率出现了较大的影响。“网课前我的成绩都是前15名。结束网课后返校,第一次考试,掉到了80名”,一名学生说道。

“理论上,利用网络学习给学生更多的自主学习的时间,应该是效率更高。”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方平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学习本来就不是一种模式,不是只有在教室里按部就班地学习才是最好的。在他看来,人的潜力是非常大的。我们过去是通过题海战术把学习僵化了,破坏了学生的兴趣。

“学校也好。家庭也好,应该给这些孩子一些帮助,比如鼓励他们在规定的时间内自己学习,告诉他们怎么去利用网络或者是工具书、参考书,提高效率。”程方平说。

竞争会更加激烈吗

今年是实施“双减”政策后的首次高考,却又恰逢高考报名人数最多的一届——高考报名人数达1193万人,比去年增加115万人。这是否意味着高考会更激烈?

“评价高考竞争激烈程度要看高考录取率。虽然高考报名人数增加,但近年来的高考录取率不减反增。”熊丙奇表示,去年,我国高考报名人数达到1078万,很多考生及家长也担心高考竞争会更激烈,而从实际情况来看,整体录取率走高。

根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2021年全国普通、职业本专科共招生1001.32万人,其中,普通本科招生444.60万人,职业本科招生4.14万人,高职招生552.58万人。以此测算,高考录取率达到92.9%,其中,本科录取率为41.6%。

1193万人!“网课一代”迎来人生大考

在他看来,今年高考报名人数增加是放开中职毕业生升学限制,给更多中职毕业生升学机会,与高复学生增加等综合因素作用的结果。

储朝晖也认为,高考的难度不会明显增大,“通常讲的难度是指进什么样的学校,现在55%的考生都进了高职学校,我们的毛入学率也在升高,已经有很多的高校面临招不到好学生的困难”。

若从人数上,竞争未必将更激烈,既然线上教学更考验学生的自律性,也更利好勤奋的人,是否有利于缩小教育差距,进一步说,会让寒门更容易出贵子吗?

“理论上是完全可以做到的”,程方平表示,比如城市的一些非常好的中学,他们的图书馆可能不比一些大学的图书馆差,但是乡村的图书馆就差远了,所以网络可能帮助解决很多问题。

在熊丙奇看来,不能认为在线教育就可以缩小教育公平。一方面,农村孩子并不一定就比城市孩子有更强的自主学习能力,有的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也欠缺,而且,在线学习环境也不同。另一方面,在线学习,有的家长重视教育,督促孩子或者给孩子请家教,学习环境也是不同的。

熊丙奇认为,对于每年超过1000万学生进大学,怎么保障人才培养质量,则是更需要关注的问题。在高等教育普及化时代,要保障人才培养质量,必须推进“宽进严出”培养模式。

他表示,我国高校还普遍存在“重招生,轻培养”的问题,社会对人才的评价也偏向“入口”的录取分数,而不是“出口”的实际质量。“唯分数”与“唯学历”的结果是一些学校不重视人才培养过程,以及部分学生“混文凭”的现象。陈威敬

热门搜索: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投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