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坛 > 大马媒体发出灵魂拷问:第1个羽球世界冠军何时来....

大马媒体发出灵魂拷问:第1个羽球世界冠军何时来

[2021-12-26 07:20:31] 编辑:与君绝 点击量:64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骆建佑的冠军,是属于新加坡的。如何避免更多像他的人才出走到外国,则是官爷们要思考的问题。骆建佑夺下羽毛球世锦赛男单冠军,对于羽毛球运动资源不那么丰富的新加坡而言可是不简单的成就。马来西亚出生,代表新加坡上阵的骆建佑,两国球迷免不 .....

骆建佑的冠军,是属于新加坡的。如何避免更多像他的人才出走到外国,则是官爷们要思考的问题。

骆建佑夺下羽毛球世锦赛男单冠军,对于羽毛球运动资源不那么丰富的新加坡而言可是不简单的成就。马来西亚出生,代表新加坡上阵的骆建佑,两国球迷免不了说些各种让骆建佑感到不舒服的言论。许多问题适当的讨论,其实无妨,但无需要上纲上线。

大马媒体发出灵魂拷问:第1个羽球世界冠军何时来

首先大家所关心的,不外就是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在骆建佑于这几个月开窍,成绩突飞猛进之前,有些极端的大马球迷,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毕竟那时候他只属于中间球员,大多数不认真看球的球迷绝对不会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直到近2月来他开始打出成绩,陆续有人酸溜溜的认为“大马人才出走真悲哀”。这种言论,已盖掉了前几年当他还打不出成绩时,被一些大马人嘲笑“不代表新加坡,可能连代表马来西亚的机会都没有”。

骆建佑代表新加坡已是无可逆转的事实,实在没有必要过度的哀叹我们为何放走人才。骆建佑在训练资源不比大马来得优渥的环境下能自我成就,必有其过人之处。相反的,如果他在马来西亚遵循着我们的传统的方式一步一步往上爬,能否成为世界冠军,确实没有人知道。因为,不同的环境下,同样的材料,不同的人雕塑,所出的结果,必然会不一样。

人才外流这件事,已是老生常谈。只要我们的政客继续以狭隘的眼光看待对国家有利的人事物,人才外流的故事继续会悲痛发生。

同一天,日本男双在我国教练陈金和指导下,表现日愈成熟。大马的选手多次对阵挑战,已难以招架。年代久远的我们不说,现在在外国当教练的,在我国执教时,球员们的成绩“平平“,一出了外国,经常可以训练出世界级及发挥稳定的球员。究竟是我们的教练有问题,还是我们的训练环境出了问题?由于没有可能让球员出国换个环境练习,所以这个可能性我们不谈。但是为何本土教练总在出国后发光,外国有名气的教练来到这里后,最终以失望走人告终,都是我们必须思考的问题。

大马媒体发出灵魂拷问:第1个羽球世界冠军何时来

至于骆建佑赢球后,第二个带出的问题是,他是新加坡人,还是槟城出生,哪一个重要,哪一个必须省略?我认为,这二者没有冲突。但就事论事,就只论世界冠军这件事,他是新加坡人,才是为重要的。因为他是披着新加坡的球衣上阵,冠军就只是新加坡的事。我们可以顺便沾沾光,但切莫灭自己健儿的士气。

骆建佑是在槟城出世,这是事实。就像我们许多人都有可能和新加坡人有着亲戚关系。家里有兄弟姐妹,或者亲戚年轻时到新加坡打工,久了拿永久居民甚至是当了新加坡的公民。但是,国籍始终不能切断我们和这些亲人的关系。他们回来马来西亚时,虽然是拿着新加坡护照,但是血浓于水,我们始终还是一家人。

骆建佑年幼时,经过和家长慎重考虑后,决定赴新加坡留学到后来移民,这都是不容易的决定。孩子在外国比赛,家人在马来西亚身穿新加坡的球衣在电视前支持孩子,是亲情自然的流露。大家无需要为他的家人套罪名,让他们也必须要在大马和新加坡之间作出取舍而感到不安。

骆建佑的胜利,其实给了我们很多省思空间。大家真心祝贺他的胜利之余,也寄语我们的选手再接再厉。骆建佑的冠军,是属于新加坡的。如何避免更多像他的人才出走到外国,则是官爷们要思考的问题。

至于我们的运动员,为何往往离冠军那么远,这么近,这也是我们必须慎重探讨的问题。我们的第一个羽毛球世界冠军,还要等到何时?

热门搜索: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投稿咨询